欢迎光临ag真人游戏平台官网-官网在线

Banner
主页 > 行业知识 > > 内容
响水爆炸案对环境监管的启示!
- 2021-11-06 02:58-

  北极星固废网讯:2020年11月30日,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所辖响水、射阳、滨海等7个基层人民法院,对江苏响水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嘉宜公司)“3·21”特大爆炸事故所涉及的22起刑事案件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对7个被告单位和53名被告人依法判处刑罚。

  天嘉宜公司及其控股公司——江苏倪家巷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倪家巷集团)的总经理、法人代表以及相关责任人,均对事故后果承担刑事责任。令人震惊的是,天嘉宜公司总经理、法人代表张勤岳,因犯非法储存危险物质罪、污染环境罪和单位行贿罪,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155万元。倪家巷集团原任及现任董事长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和13年,并处剥夺政治权利。这是迄今为止涉及环境犯罪被判刑期最长的案件,对污染环境违法行为将产生非常大的震慑作用。

  盐城市环境监测中心、苏州科太环境技术有限公司、盐城市海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等6家中介机构犯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或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分别被判处100万元至10万元不等罚金,盐城市环境监测中心化验室副主任杨浩杰等22名责任人被以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或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判处四年至九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这是迄今为止因环评、竣工验收或环境监测等环境中介造假被判刑人数最多的案件。

  原响水县应急管理局和生态环境局等15名国家公职人员分别被以玩忽职守罪、受贿罪判处七年六个月至三年三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其中部分人员被并处罚金。

  备受关注的江苏响水“3.21”特大爆炸事故,虽然相关责任人已经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是作为环境监管部门,更重要的是应该深刻反思事故原因,吸收事故教训,排查事故隐患,从源头上防范事故发生。以下就该事故有关环境监管方面存在的问题以及对环境监管的启示,谈一点粗浅的认识,以期抛砖引玉。

  “3.21”特大爆炸事故发生后,国务院立即成立事故调查组开展调查。2019年11月,国务院事故调查组发布调查报告,认定江苏响水天嘉宜公司“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是一起长期违法贮存危险废物导致自燃进而引发爆炸的特别重大生产安全责任事故”,并对环境监管部门指出了以下4个方面的问题:

  天嘉宜公司将其大量的危险废物——硝化废料,共计约600吨,长期违法存放在不具备贮存条件的厂区内的煤棚、旧固废仓库等场所,并且超时贮存问题严重,最长贮存时间甚至超过7年。硝化废料的贮存时间越长,越容易发生自燃。

  按照今年9月1日施行的新修订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以下简称《固废法》)第81条的规定,“从事收集、贮存、利用、处置危险废物经营活动的单位,贮存危险废物不得超过一年;确需延长期限的,应当报经颁发许可证的生态环境主管部门批准”,这在原《固废法》第58条就有规定,不是新要求。

  国务院事故调查报告中指出,“天嘉宜公司总经理张勤岳供述:因硝化废料在厂区乱堆乱放,被市、县环保局都处罚过,他们都知道硝化废料的存在”,“环保局对天嘉宜公司长期产生、违法大量贮存和处置硝化废料的严重违法行为失察”。

  国务院事故调查组发现,“3·21”特大爆炸事故涉及到苏州科太环境技术有限公司、盐城市海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等5家中介机构,在对天嘉宜公司的环评、环保竣工验收、固废论证以及复产整治验收等多个重要环节弄虚作假,造假的内容包括企业的环评报告、竣工验收报告、固废污染防治专项论证报告、环保设施效能评估及复产整治报告等。

  国务院事故调查报告中指出“环保局对环评机构弄虚作假失察”,并指出“环评等中介机构弄虚作假,出具虚假失实文件,导致事故企业硝化废料重大风险和事故隐患未能及时暴露,干扰误导了有关部门的监管工作,是事故发生的重要原因。”

  国务院事故调查报告中多次指出,省、市、县三级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履行危险废物监管职责不到位。例如,“2014年9月,响水县环保局在查处群众举报天嘉宜公司在厂内5处不同地点偷埋固体废物及废包装袋约30吨案件时,委托由天嘉宜公司付费的机构进行检测鉴定,未对危险特性进行全面检测,检测项目有严重漏项,为事故发生埋下重大隐患。”

  国务院事故调查报告还指出“2018年4月,江苏省环保厅第四专员办在发现天嘉宜公司存在硝化废料问题后,仅交响水县环保局查处了事,未及时跟踪督办。”“响水县环保局接到江苏省环保厅第四专员办交办的天嘉宜公司“硝化废料”问题后,未严格按程序办理,没有进行检测鉴定,仅以‘存储危险废物未采取符合国家环保标准的防护措施’对企业罚款3万元结案,致使十分危险的隐患没有得到及时发现和处置。”

  国务院事故调查报告中指出盐城市生态环境局“未按照《固废法》第十二条第二款要求,依法定期发布固体废物的种类、产生量、处置状况等信息。作为市政府明确的对废弃危险化学品等危险废物的收集、贮存、处置等进行监督管理的部门,没有对辖区企业存在的固体废物违法违规问题进行有效的监督检查,对县环保局履职不到位的问题失察。”

  国务院事故调查报告中指出省、市、县三级生态环境主管部门环保整治工作不认线日,天嘉宜公司所在的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因非法排污问题被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节目曝光,江苏省环保厅于4月26日发函要求响水县政府对生态化工园区‘全面停产整治’;6月19日制定了企业复产的21条要求,其中明确‘贮存期超过半年的固体废物必须清理完毕’,并要求‘报省环保厅同意后方可恢复生产’。之后却没有监督整改,导致环保整治走过场。”

  国务院事故调查报告中指出盐城市生态环境局“对中央媒体曝光的环境污染问题和中央环保督察组、江苏省委第六巡视组分别反馈的固体废物处理等方面问题没有认线月复产后对企业督查和跟踪检查工作指导督促不力。”“未按要求于2017年底前完成危废安全处置率达到100%的任务,致使重大事故隐患没有得到彻底治理。”

  国务院事故调查报告中指出响水县环保局“在明知天嘉宜公司焚烧炉违法投入使用、大量危险废物没有按要求处理到位的情况下,就在复产审查意见中签字,同意复产复工。”

  实践证明,危险废物环境监管是生态环境监管中专业性、复杂性、技术性最强的领域,也是环境追责最多的领域。“3·21”特大爆炸事故就是长期违法贮存危险废物导致的爆炸。

  危废具有毒性、腐蚀性、易燃性、反应性、感染性等特性,造成的环境污染不可逆、难以治理,社会公众对危废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也十分敏感。近年来,有关危废污染的群众举报也呈上升趋势,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公布的典型案例中,危废污染相关案例也是数量比较多的。

  自2013年6月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增加了对“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三吨以上的”认定为构成环境犯罪,涉及危险废物的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逐年增加,且成为环境污染刑事案件中数量最多的一种。

  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要高度重视对危废监管能力的提升,针对所管辖区域的产业、行业和企业的特点,加强对生态环境监管和执法人员危废相关专业知识的培训,以及相关法律、法规、标准和规范的培训,为提升危废相关环境监管和执法能力打下良好基础。

  危险废物来源广泛、种类繁多、特性各异、复杂多变,监管难度较大。加之过去对于危废相关的监管和执法培训较少,造成对企业现场监督检查过程中往往对大气污染和水污染的关注较多,对危废的环境污染问题关注不够。危废相关环境监管和执法尚未有效纳入日常监督检查的范畴,也是这次事故需要吸收的教训。

  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要尽快对辖区内企业产生危废的种类、产生量、流向、贮存、处置等信息开展摸底调查,制定危废监管清单。需要提醒的是,虽然《固废法》第78条要求,产生危险废物的单位,应当向所在地生态环境主管部门申报危险废物的种类、产生量、流向、贮存、处置等有关资料。但是,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对危废的监管,不能仅仅依靠企业申报的情况,更不能企业不申报就以为该企业不产生危废,这也是从这次事故中需要吸收的教训。

  天嘉宜公司在明知“硝化废料”具有燃烧、爆炸、毒性等危险特性情况下,始终未向环保部门申报登记,甚至通过在“硝化废料”堆垛前摆放“硝化半成品”牌子、在硝化废料吨袋上贴“硝化粗品”标签的方式刻意隐瞒欺骗。

  刚刚修订发布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21年版)》,提升了列入名录的危险废物的精准性和科学性,删除了2016年版中的第四条“列入《危险化学品目录》的化学品废弃后属于危险废物”。《危险化学品目录》中包含2828种化学品,天嘉宜公司的“硝化废料”就是废弃的化学品。2021年版《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列明的危险废物有50大类467种,比2016年版减少了12种。

  虽然名录中的危险废物几乎涵盖了国民经济的绝大多数行业,但是其中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矿采选业、造纸及纸制品业和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等5个行业,所产生的危废占到总量的一半以上,是产生危废的重点行业。

  所以,辖区内如果涉及到这5个行业的生态环境主管部门,不要掉以轻心,要绷紧危废污染监管和执法这根弦,最好是设立专门的危废监管机构,配备专业人员,加强对产生危废重点行业的日常监督检查,依靠“双随机一公开”的方法,将企业危险废物有关情况纳入日常环境监管和执法,督促企业落实相关法律制度和标准规范要求。

  不少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在环境监管和执法实践中,是以环评报告、竣工验收报告等技术论证报告来作为监管和执法的基础依据的。但是,有些中介机构在编制环评报告、竣工验收报告等技术论证报告时,唯利是图,企业要什么结论就写什么结论,甚至是帮着企业来隐瞒欺骗生态环境主管部门以图蒙混过关,造成环评报告、竣工验收报告并不是科学、客观、公正的,重要污染问题避而不谈,反而误导了环境监管和执法人员。

  现实中,中介机构环评报告水平低下或者与企业串通恶意造假,以至于误导监管和执法的教训已经不少,这次事故一个很大的教训也是当地环保部门在监管和执法过程中过分依赖中介机构。例如,国务院事故调查报告中指出,“盐城市生态环境局在天嘉宜公司苯二胺项目硝化工段验收工作中,发现其工艺流程变动后,没有认真核查,对环评机构弄虚作假失察,仅凭天嘉宜公司委托苏州科太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与事实不符的建设项目变动环境影响分析报告结论,就对苯二胺项目硝化工段等出具了验收合格意见,致使不符合规定的项目通过了竣工验收。”

  企业如果有专业的中介机构帮忙从技术上开展专业的弄虚作假,环保部门也很难识别,不仅误导监管和执法,还要背上对中介机构监管不严的责任。盐城市海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在编制天嘉宜公司固废物污染防治专项论证报告过程中,本来该公司副总杨钢和总工耿宏提出将“硝化废料”补充到论证报告中,但是,论证报告编制者——盐城市海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总工李利芳提出“增加硝化废料属于重大工艺变更,需要重新进行环评、审查和竣工验收”,杨钢、耿宏怕麻烦要求“硝化废料”问题不写入论证报告,李利芳也听从杨钢、耿宏,把本应在固废物污染防治专项论证报告中重点论证的“硝化废料”,竟然只字未提,造成论证报告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而此论证报告作为环保部门危险废物管理和执法的基础依据,误导了环境监管和执法人员。

  因此,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要加强对中介机构的监督管理,不能仅根据中介机构编制的环评报告、竣工验收报告等技术报告进行监管和执法,更不能依赖第三方中介机构进行监督管理。

  《行政诉讼法》第63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以法律和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为依据。”“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参照规章。”从“3·21”特大爆炸事故的国务院事故调查报告以及法院的判决书中可以看出,对企业、中介机构以及监管部门责任认定的依据都是法律或者行政法规。

  各级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应当严格依照《固废法》《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国家危险废物名录》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要求,履行监管职责,监督所管辖区域内的企业以及各类产生危险废物的单位,是否制定了危废管理计划,是否按照国家标准贮存、利用、处置危废,是否将危废混入非危废中贮存,是否贮存的危险废物超过一年,是否建立了危险废物管理台账,是否向所在地生态环境主管部门申报危险废物的种类、产生量、流向、贮存、处置等有关资料,等等。(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在危废监管方面的具体职责请见《新固废法中生态环境部门的履职重点》《新固废法中生态环境部门的各级职责清单》链接。)

  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若发现危废有关违法行为,则按照新《固废法》第112条和第114条进行处罚,最高可以罚500万元,这在生态环境保护法律中,是最高额度的处罚。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一些有关危废的违法行为,不仅违反《固废法》的要求,还触犯刑法构成了犯罪,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例如,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达到三吨(含三吨)以上的,无危险废物许可证从事收集、贮存、利用、处置危险废物经营活动的,以及明知他人无危险废物许可证,向其提供或者委托其收集、贮存、利用、处置危险废物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认定为构成环境犯罪,按照《刑法》第338条“污染环境罪”定罪处罚,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同时构成《刑法》第225条“非法经营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3·21”特大爆炸事故对危废环境监管的深刻教训,即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对企业环境监管重点应该放在是否有污染后果,即企业的“三废”是否会造成对环境的实质影响上,而不是在是否做了环评、是否做了验收这些过程上。

  天嘉宜公司有关环保的审批程序都很完备,前后委托多家中介机构编制了环评报告、竣工验收报告、固废污染防治专项论证报告,以及环保整治复产报告等等,但是这些报告都是弄虚作假的报告,反而为天嘉宜公司的环境违法行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环保审批程序再完美、再完善、再完备,也不能保证环境守法的结果,从而不能避免环境污染的后果。不要说一些中介机构昧着良心为企业造假,即使是认真做了环评报告,但企业根本不按照环评报告要求或者不完全按照环评报告要求去做,造成对环境的不良影响,甚至造成较恶劣的污染后果。也有一些既做了环评,也竣工验收合格了,但是环保设施闲置或者不正常使用,超标排放或者直接排污,造成对环境的污染和生态的破坏。而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被追刑责的原因也是造成了环境污染的后果。

  环评、竣工验收不是监管的目的,环评也不是监管的唯一依据。环境监管的目的是保障环境质量,环评、竣工验收是保障环境质量的程序性过程,并不是企业做了环评、组织了竣工验收,危废就一定处置得当。

  因此,生态环境主管部门的监管重点要放在是否造成了环境污染后果上,而不是在于是否做了环评、是否组织验收等程序上。无论企业是否有环评、验收的环保审批手续,环境监管的重点都应该是企业危废是否非法倾倒处置,是否造成对环境的不良影响,是否造成环境污染等实质影响上。

  “3·21”特大爆炸事故发生后,国务院事故调查组发现生态环境主管部门之前对天嘉宜公司的处罚过多次,仅2016年至2019年事故发生之前,就对该企业处罚多达8次,但都是罚款交到位,整改不到位;甚至天嘉宜公司总经理、法人代表张勤岳,之前因非法倾倒、处置危险废物124.18吨,于2017年1月被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国务院事故调查报告指出天嘉宜公司的6项违法行为,其中5项都是环境违法问题。

  《行政处罚法》第23条明确要求,“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处罚时,应当责令当事人改正或者限期改正违法行为。”无论是《固废法》,还是生态环境领域的任何一部法律法规,对违法行为的法律责任条款,都是首先要求“责令改正违法行为”,然后才是并处罚款。因此,执法不能以罚代改,整改才是执法的目的,在执法检查和现场排查中对发现的违法行为,要做到“三不放过”,即“不查清不放过、不处理不放过、不整改不放过”。

  在环境执法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长远看,企业和监管部门是双输的结局。“3·21”特大爆炸事故再次证明了这一点,天嘉宜公司总经理、法人代表张勤岳2017年因污染环境罪被判刑后仍不整改,这次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155万元,称为有史以来因环境犯罪被判刑期最长的一人。

  因此,环境执法重点要放在企业的违法行为是否整改到位上,整改不能流于形式和表面,止于材料和照片。执法不留情面,整改实实在在,确保将问题扼杀在萌芽,把问题终结在摇篮,实际上是帮助企业。

  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对于危废,既要严监管,也要勤疏导。在严厉打击危废相关违法行为的同时,危废利用和处置能力建设也是一块需要继续补足的短板。危废利用和处置能力,跟得上危废产生的规模和速度,是从源头上堵住危废非法倾倒、填埋和处置的重要举措。

  党的十八大尤其是党的十九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危废利用和处置工作,持续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危废利用和处置能力有了较大提升。截至2019年底,全国危废利用处置能力超1.1亿吨/年;其中,利用能力和处置能力比“十二五”末分别增长了1倍和1.6倍。

  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要加强危险废物产生、利用处置能力和设施运行情况评估,科学制定并实施危险废物集中处置设施建设规划,实现危险废物利用处置能力与实际需求基本匹配,与实际需要总体平衡。例如,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和长江经济带其他地区等,可以开展危废集中处置区域合作,跨省域协同规划、共享危险废物集中处置能力。开展区域合作的省份之间,优化危险废物跨省转移审批手续、明确审批时限、运行电子联单,为危险废物跨区域转移利用提供便利。还可以探索建立危险废物跨区域转移处置的生态环境保护补偿机制,等等。如此,就能对危废问题标本兼治,守护好我们的绿水青山。

18844866733